Archive for June, 2007

10
Jun
07

捣持

 

毫无疑问,我又把屋子捣持了一遍。

整个清理了一遍。God,那么多灰尘。。。。。。

整个布局又变了,这次变得舒坦多了,至少能让我著名的椅子活动起来了,而且可以正对着窗户,把著名的大桌子显出来了。

可算是舒坦会儿了。。。

真切希望这么干净整洁的环境能保持3天以上。

Advertisements
10
Jun
07

还没练够火候

 

忍经还是没练够火候。
这一礼拜,上火,嗓子肿、疼,疼得我晚上睡不着觉。
头疼,头疼。
流鼻血。

Tangtang问得好“怎么突然那么大火?”
想想,估摸着都是让操蛋人给气的。
公司里操蛋人惹我,我忍着,我稳着,这是一档子;
昨儿想去打球,一X跟我装蛋我也忍着,稳着,这又一档子;
估摸着就是这忍的。

所以这忍经还是没练够火候,赶紧再看看忍经归于正途,别回头走火入魔忍经没练好练出个憋经来。
文静说的好,跟她们计较什么,尤其工作的事儿。
可实在是有些人太操蛋了。
亏了我身边儿上礼拜有俩活宝(剩下十天内就1个了),要不我这火儿窜得更得猛。

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该败火的除了苦瓜和巴豆都吃了,一会儿再来个冰淇淋。

还得再读读练练。

06
Jun
07

三档子事儿

想来想去,还是把这三档子事儿写在一篇Blog里比较好。

没想到:

很普通的谈话,很真诚的表达,居然会被迅速的庸俗化。没想到。

我只是想在某一时刻能够将积累了一段时间的实力展现出来并得到肯定,却没想到迅速被庸俗化,被认为我是在邀功,这着实让我很伤心。

其实从工作以来,我忍了很多东西,当然这与我读的书密不可分,我认为这是很正常的。

但万没想到,简单而真诚的表达会被迅速庸俗化,被认为我在邀功。

我承认这段时间以来确实有人非常操蛋,但我也忍了,工作嘛,我说过,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像正常人一样,更不能奢望傻X像我一样高尚,两肩尽力承担。

但万没想到我认为明智明鉴的主,却依然把我如此庸俗化。

触目惊心:

。。。。。。只是简单的叙述我看到了什么,一辆A6L(或者类似的车),前面是京J的车牌,后面的车牌被卸下来了,被卸的车牌倒扣在地上,旁边摆着一辆WJ01的车牌,有一个穿类似海军服的人和另一个看起来听起来颇具官腔的人在一边对车牌改改改改,一边说话。前挡风玻璃似乎还贴着某地方比较牛B的通行证。

就在我身边发生,太可怕了。

爱?God:

什么是爱?这个话题已经长久了,处在爱情甜蜜中的人会将好话知无不尽地说出来形容它;被丘比特射伤了的人却又都在醉生梦死之时破口大骂这所谓的爱情。

而什么是爱?

那我要说说什么是操什么是做爱。

如果一个女人因为生活之故,必须和某个有钱却自己没有感觉的人结婚,那么每天的性生活,就是操。而她可以从这个有钱的老公那里搞到钱,在外面养男人——也就是俗说的小白脸——当然可能不是小白脸,可能这个人真的才华横溢——虽然这几乎不可能,那么这种性生活才是做爱。

那么什么是爱?

那我要说说什么是生活什么是爱情。

生活就是大白菜大米饭大鱼肉大丸子,每天必不可少,所以,它需要——钱。

爱情就是玫瑰,瞬间的美就能让你感觉特幸福特晕菜特甜蜜,之后——迅速枯萎。

如果生活和爱情可以得兼,那绝对完美。
这也是为什么铂金、钻石都被现在这个人类想象的社会冠以恒久、能表达爱情的原因。
因为钻石——它具有稳定的C60结构,而铂金华美而稀有并难以加工——如同爱情。
这也是你们人类在想象中赋予它们的意义——除了这个精神上的意义,铂金什么也不是,而钻石呢?——充其量能切割玻璃等东西,做个玻璃刀吧。

那么什么是爱?

我想说,柏拉图才是爱——精神上的世界,不触及真实的世界——因为真实的世界有太多的东西不应该扰乱这已经够乱的爱。

初中、高中、大学,爱,就是爱,甜蜜你情我愿,为爱可以付出一切,甚至前程、生命、贞操。

当你步入社会,什么是爱?

我他妈要告诉你,结婚生孩子才他妈是爱。

如果不用严谨的逻辑推理,可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操,就是爱。

但实际上不是。

实际上,操是性,是欲望,是激情。

而爱是缠绵是久远。

高中时候我就知道,爱,早晚会成为习惯,而到时起作用的是什么?是恩情,并不是爱情。你可以不相信我,但当你结婚7年以后你去想吧, 什么是爱?其实是恩情,两人在一起回忆共同走过的回忆,相互付出的东西,彼此的恩情,才是爱。

如果说,婚姻是爱情的结果,生孩子又是婚姻的结果,那么其实,生孩子就是他妈的爱。

多么简单而其实可笑而又操蛋的推理?

太可怕了。

玩儿去吧,这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阵子可真够乱的。
有人真能舔着脸当XeaX  LeaXX.
我说了我稳,所以我不说,我稳着。
我这叫不动声色。

04
Jun
07

稳住

我换标题了,意味着我换主旨了。因为我发现,何谓英雄?英雄只有在过后才会被想起来,才会被认可,就像真正著名的艺术家一样,死后作品价值才玩儿命的窜,但这对于他本人有什么用呢?

就如同我在工作生活中,做的再尽力再好,反倒会越来越认不是挑理儿挨说,那你说我他妈何苦呢?更何况我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和正常人一样——就如同周围确有傻X一样,无论我怎么忍耐退让,丫却总他妈的自我感觉良好,让我欲罢不能,恨不能跳起来给丫一庐山升龙霸,让丫赶紧消失滚蛋。所以我决定不当英雄了,当英雄对我没有任何好处,错了,其实我想说,当英雄这种思想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当然如果我在跳出了这个错误的指导思想后的某一天一个不小心当了英雄,而且是在我活蹦乱跳的时候,那将是无比的辉煌。

就像书里所说的,我只需要做就是了,当不当英雄和鱼香肉丝成不成为名菜,一本书成不成为名著一样——与本人无关,本人只需要去做,之后如果有那么一点点运气,那么碰巧我就成了英雄,一本书碰巧就成了名著,一道菜碰巧就成了名菜,而到那时,颁奖典礼上我只需要带着耳朵去听就是了——其实即便我不带也没关系,因为这消息是要让其他人知道的,与本人无关,只要别人知道,噢,我是个英雄了,鱼香肉丝成了名菜了,飘成为名著了,这就足够了。

所以我不打算继续这个英雄的思想,省得自我尽力忍让而让傻X们自以为得了天下而美B美B的了。

琢磨来琢磨去,什么样的主旨是我下一段的目标呢?结合今天晚上的事儿,我还是觉得,稳,才是我下一段的目标。也就是说,即使我特想损一狗屁不如却自以为是的傻B我也要稳住,不能表现出来,即使我想抽一跟我兹扭的流氓我也不能。

…………………….

当时我真有那心,可突然就想起了我爸的一句话:千金之躯不死于盗贼。

换句话说就是,打架动粗这种事儿认怂不丢人。这年头只有流氓打架才自己动手呢。

所以我愣是没想到我就没理丫,没下车,没抄板儿砖駭丫。

想来想去,确实下一段的目标就是稳住,稳住,再稳住。当然如果同样的情况,但是和一帮哥们儿,那必歇丫无比,不过我不动手,我可不是流氓。

所以下一阶段就是要稳,办现在不过脑子的事儿的时候,尤其涉及到武力的问题上,一定要过脑子,一定要认怂,就是别人欺负我,我也认怂,只要他没打我2次以上。否则直接给丫一击毙。

就这么地了,打明儿开始,凡事要稳住,不能动手不能动口,实在不行了,要么讲理,碰上那没法讲理的,譬如说混蛋或者自以为是的或者给我来虚招子的主儿,干脆我就憋着,反正跟傻X们我也没话,也真心希望傻X们别跟我有话,我可没工夫搭理你们,我还留着脑子建设节约型社会、和谐社会呢。(X,怎么一说这节X型社会和X社会就觉得我自己像个X?)
得嘞,就此打住,明儿开始我就变个人儿了,各位监督我啊,我要再犯愣直接歇我,我要有还手之势就直接跟我说俩字儿:稳住。绝对管用。

记住了啊,我要开始稳了。




Copyright Clarit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hotography by LvHa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Author mainsite.

Any commercial usage, needs to contact author first

You are one of...

  • 4,371 eyes
June 2007
M T W T F S S
« May   Jul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