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0

30
Apr
10

23:59

 

“至少现在不是”

其实

从来不是,也不会是

 0000014 (37)-2

 

打开蒸锅

掀开屉布

湿冷的米饭一点点倒进碗中

端上餐桌,一个碗,一个盘子,一双筷子

盘子,1/4半凉的咸鸭蛋青,配上一瓣儿深绿的腊八蒜

感谢这晚餐

重生

Advertisements
29
Apr
10

巧了

 

最近读了6本书

一本叫《顽主》,第二本也叫《顽主》

第三本叫《看上去很美》,巧了!后两本也都叫《看上去很美》,嘿这事儿!

而且更巧的是,第二本和第一本内容居然一样!

还有意想不到的呢,第三本和第五本的内容居然和第四本也一样!

实在是太巧了!

 

昨天修改了日志后躺在床上,突然冒出了这些的想法

于是乎哈哈大笑了将近30秒,之后笑声突然停住

莫名其妙的陷入了安静,纯粹的安静,绝对的安静中

四周万籁俱寂,听不见呼吸,听不见任何声响

而仿佛能听到的是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空气在空间中流动的声音

那是一种心灵的安静,彻底的安静,超然的安静

或者说,听到了一种声音,那种声音,叫静

 

而后突然那些想法又跳了出来,而且像是被压缩了一样,仿佛所有的想象所有的场景所有的文字都被压缩成了一个形状

一下子这个小形状从眼前从脑海中闪过,而就是这一闪,这个小形状,却代表了那些全部的想象和文字,真是有意思

 

巧了!

最近身边一个哥们对一个对他没有意思的姑娘有了意思

为什么巧呢?因为那个对他没有意思的姑娘叫***,而我之前有个同事,居然也叫***

更巧的是,我这个哥们居然也叫我的名字

简直是

天下哪儿有这么巧的事儿!

 

0000010-(14)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儿呢!

那天我看见一哥们背着个包在段府里走来走去拍来拍去

教师也看见了!

0000004-(32)

第六本书

《Say Hi, Heartbreak》

——————————————————————————————————————————————————————————–

沉淀

28
Apr
10

也许没那么冷

 

快乐了一下

温暖了一下

 

她说“咱能先不这样么”

他说“好”

其实他有点难过有点不相信自己有点担心有点失望又有点,

有点想,心动一下,思念一下,温暖一下,安稳一下,依赖一下,快乐一下

 

冷静了一下

沉淀了一下

为什么不一样

 

顶风,很大

但其实

也许没那么冷

谢谢

000026 (3)

26
Apr
10

谁是谁的谁谁谁

 

本想说,就他妈剩你了

后来想

原来

谁是谁的谁谁谁啊

 

53710033

 

都他妈走吧

滚蛋

25
Apr
10

身未动 心已远

 

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

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

似我何由届,与君心不同

君心若似我,还得到其中

–寒山

————————————————————————

 

半个肩膀

 

出去买东西拿报纸

那把橙色的雨伞,走在路上,看到同院儿不认识的一哥们,穿着肥大的短衣短裤趿拉着拖鞋举着伞往回走

一下儿就回到了当年

想起的不是别的,而是半个肩膀

再有什么,下雨,也会有两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无论是骑着自行车载着她

还是从公交站跑向温馨的家中

还是从小汽车里走向房间

总要在雨中

总是,一把橘黄色的小伞,在雨中移动,伞下两个快乐的人

回到房间,她总会责备的问:你会不会走路啊,打着伞半拉肩膀儿都能湿了

他总是乐着说:这不是妳伺候的好么,胖了呗

 

几年以后,有一天她发来短信问:你是不想淋着我吧?自己露出去半拉肩膀,好多给我匀点儿伞。干嘛不买把大的?

他说:小的好,小的温馨。俩人挤着暖和,俩人抱着甜蜜,俩人搂着快乐。

她:我不该责备你

他:小意思

 

_MG_7014-2

 

他忽然觉得悲伤,就哭了

22
Apr
10

Film

 

 

几十年

000026

 

你只是

 

路过

000032

 

大马路的叫法,早忘了吧?

大辫子车呢?

000035

 

000040

有意思么

000039 

酒精烟草如百忧解黛力新一样,只是让人快乐的药物而已

当然,它们都有副作用

21
Apr
10

段府 – III

 

低落

他说

他不想装孙子

他说

他想告诉我点儿今天最想说的

 

有人心中

是黑白

_MG_2581

 

一扇窗,透过落满时间痕迹的玻璃,看见一个清秀的女孩儿

 

_MG_2590

他说

他惧怕风的清爽,吹起落了很久的尘土

他惧怕风的轻柔,吹开只剩一层窗户纸一样的薄冰

他惧怕风的多变,忽然变成大作的狂风吹得嵌着几近破碎的玻璃左右摇曳

他惧怕风的内外,夹杂着暴雨和冰雹打碎仅有的保护

它不想被震碎得只剩下腐朽的框架

所以,这只是一扇窗,一扇紧闭的窗,一扇没有把手的窗,一扇不敢打开的窗,一扇能隔着它那不那么透明不那么完整的玻璃看着那女孩儿的窗

 

一辆自行车

它的不远处,就是鲜活

_MG_2614

可它只是一辆自行车,它的名字

叫永久

_MG_2619

 

而有人心中

是多彩,是发现

_MG_2544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他又抑郁了




Copyright Clarit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hotography by LvHa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Author mainsite.

Any commercial usage, needs to contact author first

You are one of...

  • 4,373 eyes
April 2010
M T W T F S S
« Mar   May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