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Dec
10

玉渊潭

我想了想,要不要叫玉渊覃

算了,毕竟我们都希望水再回来

看着这个被王老师叫做1#拍摄圣地的地方,若不是它的名字,和从小留下的深刻记忆,我几乎不敢认了

记得最后一次看见美人鱼的石像,是在一个冬天,在冰面上摔了一跤把本来就龅的大门牙磕了之后,摸着麻木又觉得有些松动的牙,挂着几滴泪,拉着爸妈的手,从她身边走过

记得那次,似乎刚刚1、2年级,从爷爷家回来,站在爸爸的28大车后座上,扶着爸爸的肩膀,本来要回家了,却想去捞蝌蚪,软磨硬泡,这次却不管用,因为要下雨了。而也不是什么原因,我忽然开始用“您”称呼爸,他也奇怪“嘿,小子什么时候知道用‘您’了”,走,带你玩儿去

记不得确切的位置了,只知道是在东面,贴近钓鱼台的部分,似乎就是我拍摄下冬泳破冰的地方。那时候,小水闸时开时关,还有似瀑布般奔腾的流水泻下,在一个不到1米的孩子眼里,那就是瀑布了

我清晰地记得,顺着倾泻的瀑布,有一条蜿蜒由六边形石头人工铺在上面的小路,穿过湖面

当水慢慢涨起来的时候,两边游泳、抓蝌蚪的大人孩子们,纷纷爬上这条如水蛇般的小路,推上自行车赶快上岸,然后看着它慢慢消失,我总觉得,那是一个魔术

记得一次,还亲眼看见几个人围着一个上岸的泳者,“拿烟头烫拿烟头烫,拍,拍,拍你腿”,我从大人们留下的缝隙挤进去,赫然看见只有半个身子留在外面的蚂蟥,“别扽,越扽越往里,到时候出不来了”,最后,用烟头烫了出来——半身带着血的蚂蟥

惊恐的回头找爸爸的手,爸爸胡噜着我的头,带我走了——我似乎还记得,就是那次,当我们刚刚穿过小树林的时候,大雨倾盆而下,那是我第一次真正体会,明白,什么叫倾盆大雨,爸爸和我蒙着衣服,躲在岸边,我听着他讲着避雨的常识。——可转眼,阳光灿烂——那天之所以深刻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可能也是因为这些吧

我记得小时候拿着网子,抄子,提拉着大玻璃缸子,在湖边,抓蝌蚪,里面放上沙子和水,回家,蹲在现在已经见不到的灿烂阳光下,背后是如洗的蓝天,看着游动的小蝌蚪,流着晶莹的哈喇子,听妈妈讲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后来,我发现,或说我亲眼看见这摸起来粘粘糊糊的小东西长出了两只脚。。。再放了他们——我以为,蝌蚪长大了就是癞蛤蟆,可我不喜欢癞蛤蟆

记得在当时仅有的游船码头,一个孩子掉进了水里,而那时周围甚至没有别人,除了一个钓鱼的老人,还有我们爷儿俩

那次,我明白了见义勇为,与不见义勇为的区别,我是说“智”为——何必跳下水

没有人下水,爸爸一个主意,两个大人的一些动作,孩子救了上来,可直到过了5分钟,孩子的父亲才赶来,千恩万谢感激涕零,就差跪下了

小时候,甚至到现在,我都以为,爸爸是万能的,所以,我曾一度努力成为这样一种人,这样一种男人

我记得那两个高高的水塔,让我至今都无由来怀念得无以复加的水塔,可能是因为爸爸说他爬过——爬过高的人我总是很崇拜

我记得那片平房,那里,曾经住着一个在14岁的时候让我知道什么是幸福,激动得在夏天让我风一样跑下3楼,用水龙头的凉水足足冲了3分钟脑袋好让膨胀的血管和加速的心跳平静下来的姑娘,那个现在回想起来因为幼稚而伤害得很深的姑娘,那个现在想起来,初中就发育得足以让每一个女性嫉妒让每一个男性失去理智的身材的姑娘,那个笑容真正可以用吸引来形容的姑娘,那第一个因为我的“学识”而欣赏我,主动追求我的姑娘

后来,我记得一次樱花节,那几乎是最后一次因为美好而产生的记忆了

再后来,几乎是唯一,或说为数不多的吊桥,被拆掉了,换成了石头的;中间的桥,也在中间加上了栏杆,谁的童年都不可能再在桥的中间奔跑,纵情,跑下来撞上爸爸的大肚子,气喘吁吁的哈哈傻笑

写到这里,我才真的意识到,我们的周围,已经让某类人,某些原因,变得如此不堪和可怕

“我操”,我大喊一声,身边走过的老头儿老太太看了我一眼

“怎么都这样儿了”,我看着那一片,一片似泪干了的地面

“哟!”,老太太拉着她老伴儿,回头望去,“怎么都露出来了”,他们似乎才发现

是啊,我真的想不到

王老师在拍摄,Selection出自此处

 

当我们看着这片地方的时候

一个个某类人的家庭来到此处

记得多年前,看一部电影,中间一个片段,描述了当时设想的地球被空气污染所覆盖得看不见蓝天的情景时,还觉得可笑,怎么会呢?

现在,回想起来,细想让我觉得震惊又有些悲哀的是,他们只能把这里当作游乐场,或说,竟然连这里,也成了他们的游乐场

游乐场

 

如果这是在海边,也许我会快乐

而此刻,我跪了下来,为它按下一次快门

我要告诉自己,这不是海边,而是湖底,曾经碧波荡漾让我和她踩着幸福的脚踏船的湖底

螺丝

 

我实在不明白

你们是在用智慧创造着人类的幸福

还是再用愚蠢毁灭着给我们幸福的自然

我拍不出王老师Selection的感觉和沉色所表达的悲伤

但这皲裂的土地让我即使今天眼睁睁的看着他们

也不愿相信这张照片所记录的真实

湖底

 

但毫无疑问

就是这样

把水抽走

我希望,我也相信

这依然是我们拍摄的圣地,它会回来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玉渊潭”


  1. December 23, 2010 at 2:49 am

    “你们是在用智慧创造着人类的幸福

    还是再用愚蠢毁灭着给我们幸福的自然”

    太深刻了,每一个反思火花都可能是燎原的火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opyright Clarit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hotography by LvHa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Author mainsite.

Any commercial usage, needs to contact author first

You are one of...

  • 4,375 eyes
December 2010
M T W T F S S
« Nov   Jan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