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200

31
Dec
10

31st, Dec, 2010

2010,发生的事情,谁也不能改变了,因为它就要过去了

2011,发生的事情,谁也不能来改变,因为它已经注定了

只是你不知道吧

漩涡

 

所以,就让该来的来,该去的去吧

所以,就让我们该哭的哭,该笑的笑好了

29
Dec
10

“很高兴”

源于中午的一些事儿

源于借用Gigi的歌名

很高兴,发现某人写了点儿什么,其实挺喜欢看TA写的东西——只是很少

很高兴,看到有人喜欢我的照片,用了他

很高兴,我居然是个可以被认为是“很好”的人,虽然我不知道“好”在哪儿,“很”又是为什么

很高兴,有人认为,我是“应该得到幸福”的人,即使我的确不明白这“幸福”在哪儿,更不知道这个“应该”是为什么

借用“很高兴”,因为就像里面写的,“很高兴我的好,你终于知道,很高兴,我们能像这样聊聊”的那种心情,现在有一词儿叫什么来着,对,温存,遗憾,又有点儿温存

的确很高兴,周围有你们这么一帮人,不管是因为不爱搭理,还是不一般见识,亦或是真的容着我的你们这帮人,让我在不管不顾不着46的时候,或者过后还跟我混的你们这帮人

让我能,就这么舒服得跟你们呆着

类·似

 

原来,我以为,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把对方事儿当自个儿事儿办得,才是朋友——就像曾经、所以、总是,义无反顾

闹了半天,就这么舒适的在一块儿,什么都不用在乎,或者,用肆无忌惮来形容,就这样,已经不易

所以,偶尔想起来,就像今天,就这么偶然的看着,虽然那些“状态”慢慢又回来了

可,就会很高兴

“很高兴”

26
Dec
10

幸福的

挺长时间没有在另外一些隐秘的地方写了

看了看,留下的还是短短的《泡沫》

原本,它是叫《幸福的泡沫》

不过,那样,就没意思了,一看,就明白了

2010,就要这么滑过去了

很平淡的一年,我却很欣慰,为这真正开始的曾梦想过的平淡生活

想来想去,能留下的,也就是201011的事儿了

当然,还有从08年就没再改变过的朋友们

我很欣慰,你们还是你们

201011的主角儿

我把标题切开,那里留下的是另一面,我说的是我的

而这里,像我答应过某个想但再也不会联系的人,留下的,幸福的

厨房

 

想想,我很佩服,某人的某人可以融入并接受某人的一些朋友的圈子

尤其像某人的朋友们里,还能有像我一样的有时令人想揍一顿的人

所以他们才会幸福吧

Capture – I

 

至少在我看来

很生活,很幸福

谁知道,某人的某人是不是一直真想揍我一顿呢 😛

Capture – II

 

这样简单平淡的生活曾是我一直梦想的,我是说,两个人的

所以,是幸福的

当然,对于我,是我的,泡沫

C069821
19
Dec
10

不会色彩

两年前,跟二老就着一件衣服打赌

我说是蓝,二老说是灰

好几年前,北京的红绿灯更新,眼瞅着新换得绿灯怎么那么蓝

看着9r王老师 的片儿,9r虽上片儿不多,每回却老能让我觉着赏心悦目,尤其Jeju和新马泰那几张,至今留下深刻印象;王老师虽颜色不浓郁却相当自然的还原,加上丰满扎实的composition,大师的底子

我对色彩,可能真是有点儿问题,其实对什么都是,其实就是我有点儿问题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风可以这么告诉你

湖边

 

站在岸边,看着它们前赴后继,忽然有种强烈的愿望,投入进去

 

投入漩涡,把我卷进去,把时间空间,把幸福悲伤,把快乐痛苦,把一切都搅碎,卷进去,陷下去

漩涡

 

插曲,就在这两张之后

你看,你是不是明白什么了

漏光

 

是的,漏光了

可为什么呢

你也许想象不到,之前两篇的片子,都是在户外“抢救”出来的

没错,卷儿,断了

 

18
Dec
10

空灵的荸荠

多少天没下雨了,连个点儿都没掉

去年11月1号,那大雪,可今年,都这会儿了,愣是没见着半片儿雪花

上礼拜开头儿,还零下11度呢,这几天愣是白天5、6度了,前几天早晨的阴云让我觉得,可能要飘雪了,可结果天就晴了。按说,冬天的太阳是让人喜欢的,可这会儿我怎么那么想看见一场雪呢

其实就算是下雪,也解不了地球之渴

干涸

天儿暗的快了也早了,4点还有夕阳,橙子一样的阳光,比灿烂的,更让人觉得温暖,可转眼,天就像被拉上了幕布

骑车回家的时候,感觉还真有点儿奇异,就像2009年,就像发的那张北海大桥上的照片

《编辑部》里,冬宝说,呢一腻

下面儿不知道怎么说了

好吧,人,即使有完全并绝对的主动权,也并不是总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

晴朗清新简单冷清残忍又有点儿腻的

Cross

在全都灰下来的环境里,显得那么扎眼

让我想起了鸡冠树或鸡冠花,没错,就是轻易可以取了你性命的那种

什么果实

自从前前些日子,了解有关老北京河道水道都是通着的事儿之后,我跟这儿站了很久

我就想一个问题,你说它应该也能通到颐和园吧原来

河道

从这里看到了风在冬天留下的痕迹

都说,流动的水是不会冻住的,可这是真实的

而后来我才知道,这才刚刚开始

没准儿留不住只是因为温度不够吧,就像我说,“只是时间不够”

什么都没有了,却有点儿像相依

就是想留下这么一张

荸荠,让我觉着倍儿空灵

17
Dec
10

亭子

我看见鸽子围着亭子一圈又一圈的飞

但没听见鸽子哨

远处,我看见阳光下当这群鸽子飞到恰好的角度时候,很漂亮

走近,站在湖边,举起相机等了很久,却再没等到那个角度

甚至没拍下鸽子盘旋的样子,40mm的镜头下,确实比较难

于是捏了张亭子,然后用刚才的文字告诉自己

圆明园内的亭子

“插曲”就在这一天

15
Dec
10

workshop – 天津,ii

走出火车站,海河边,便看到了阳光下他们的快乐与幸福

海河边摆着气球的人们

 

其实这天,我们围着它转了好几圈儿

这张的视角有点儿不一样,颜色也没有那么艳丽

冬,津塔

 

在劝业场各种石头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建筑和不那么湛蓝的天空下

我看见了一排竹子,两个人,还有一片阳光

劝业场对面

 

到天津,不吃怎么行

夹油条的煎饼,天津话叫果子(经王老师纠正,果篦儿是薄脆),很好的颜色,只是这卷儿有点儿偏了

煎饼摊儿

 

还有萝卜就热茶,气得大夫满街爬,只可惜没有拍下来

下次,据说要吃早餐,嘎巴菜

 

走着走着竟然无意,就见到了“瓷房子”

瓷房子 – China

 

下午,在另外某人买进场前的餐品时,我说,你们先去买,我这就过去

然后我拍下了这张

Since 1928

很奇怪,第一次,第一卷冲的BW,虽时间掌握不好,过显,但却很少的水痕,灰尘

可谁知,后来的几次,越来越明显,以至于这一卷,在扫出来的时候,小胖子问“你这多少年的卷儿了?”

自己一看都吓一跳

就像这张

如果你认为已经比较严重的话,那么明天的一张,定会吓你一跳,甚至掩盖了真正要表达的

刘文步

下集,相声




Copyright Clarit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hotography by LvHa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Author mainsite.

Any commercial usage, needs to contact author first

You are one of...

  • 4,369 eyes
July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