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now

09
Apr
12

几张彩色

西山

43690010_CR

(c) Copyright

 

43690006_CR

(c) Copyright

 

男女

43680022_CR

(c) Copyright

 

食儿

43680026_CR

(c)  Copyright

 

北海大桥

43690033_CR

(c) Copyright

 

角楼

43690036_CR

(c) Copyright

Advertisements
10
Dec
11

TY – 2011 – 第一场雪

运气这东西,其实一直有意思,只是当你遭遇坏运气时候你不那么想而已

就在刚刚回来的那个目的地,到了的第一天,雨

第二天就下了今年以来的第一场雪

我更是欣赏和亲身经历了难忘的景色,或可以用绝来形容,盖了

头顶是灿烂阳光时隐时现

稍往下是湛蓝的蓝天

身背后是陡峭的山石郁郁葱葱的针叶植被

面朝大海,海平线前是浓厚的云层

而迎面而来的确随着呼啸的大风而来的大片雪花

绝了,绝了

好了,说说上上个目的地吧

 

早在北京下第一场雪的前一天,早在各种脱离了自然人们想着怎么清理路面结冰缓解交通压力焦虑是否会堵车等等问题之前

我已经在美美地眯上了一觉之后,睁开眼,惊奇地发现眼前一片皑皑,覆盖在平时看起来那么光秃秃不长毛儿的黄土坡和山上

困劲儿一下儿就没了

IMG_0205_CR3

(c) Copyright

 

就着蓝天和灿烂的阳光让我眼前一亮

白雪是白的,可在有些地方落下来后却留下了灰黑色的一片痕迹,有人在抱怨,殊不知是你们自嘬自受

白雪的衬托下,颜色有时候是很漂亮的,我忽然开始欣赏颜色,即使就那么几个小时

IMG_0159_CR3

(c) Copyright

 

我不想故意扰乱秩序,可我还是在即使停车1分钟的时候窜下了车,大口呼吸了几下空气,欣喜地看着从嘴里呼出的白雾

伴着猛烈的几声咳嗽和刺激的哨声瞬间窜回了车厢

IMG_0190_CR

(c) Copyright

  

在穿越了太行山隧道后,大雾和雪再次袭来

许是这心境确实不同,我着实喜欢这雾和雪

IMG_0168_CR

(c) Copyright

 

就像我喜欢过你

 

 

03
Mar
11

雪人,屋外

上班的路上,已经感到了清新的空气晴朗的天空

却没想到是如此的透明,更没想到可以持续到晚上

经过故宫的路上,抬头居然可以看见些3等,如果适应视线,或也许在景山的上面,还可以看到些闪烁的4等星

这让我想起了去无锡的路上,旁边的村庄,与你们在车里一样就那么沉睡着,与天边的乌云一样,居然没有一丝光亮,纯粹而自然

我实在记不起来最近一次看到星空是什么时候了,但还记得小时候拉着爸妈的手,站在现在早已被**占据的前院儿大空场上仰望着灿烂美丽的繁星——那的确可以用灿烂来形容,我清晰地记得可以看见一些闪闪发亮

有关这些,就到这儿

雪人那天,我偶尔就忽然坐了下来,在雪地上,其实我真想在那儿打个滚儿——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如果是在操场,也许我就那么做了

 

雪人那天,我们绕了个道儿,经过了一座桥,一座立交桥,一座之下有个公交站的立交桥,一座之下有个曾经载着我满怀激情去心怀满足回的开往春天的公交车的公交站的立交桥

车站

 

雪人那天,我抬头,看见了树枝,我按下了两次快门,我发出其中一张

树枝

 

天津的老师傅和大姐太热心太客气了,我心怀感激

看我2、3礼拜没去,居然要给快递回来,如果顺利,明天就可以拿到了

看来周六,我有事儿干了

我知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02
Mar
11

雪人,人

最近不知道谁老用Short URL推我

甚至一篇Blog出现了奇怪的现象

本以为都是很熟悉的人或者很不熟悉的人才会来,这两种人都应该是没什么Potential Risk的,但有人推,就奇怪了。。。

需要更加严谨,一贯的CC标记和所有人物在内的Copyright外,还得跟各位再DC

雪人,人

从小雪球,就手掌那么大,到身体和头,还有伟大的艺术家的创意,和最后“胳膊”的形状那么抽象又那么形象,不愧是艺术家,可拍某人怎么就那么牛*,拍某人怎么就连焦都对不准呢?!

据点儿,虽然很多人都分开了,但还是让我有点儿感情

那天才听说,某人要搬走了

我没有真实考虑过这一天的到来虽然我知道它会但我以为我告诉自己它不会直到它真的要来了,势如破竹的来了


某人

 


某人

 

虽然距与她分开2年多一点点的光景,已经让我练就了一副超越演技派的深深隐藏的技巧和嘴脸,面对任何目眩神迷惊心动魄撕心裂肺的场面都可以发挥自如,甚至愈是浓烈愈是若无其事,但这丝毫不能用于欺骗自我——或叫催眠自我——我是说在我听到了那个消息后,虽然我目不斜视并潇洒的干了一杯酒甚至似乎吸了一口烟,但我知道,我还是被深深触动了一下,甚至恋恋不舍了一下

但我清楚,就像分手与死亡

迟早是要来的

01
Mar
11

雪人,funny

道具

自行车

 

价儿

 

一张能发的

Funny

 

其余观片会见

27
Feb
11

423? 456? 太阳,云,雪。想不明白与集中生智

昨天下雪了

听说会持续到今天

昨天下午雪停了

现在似乎也停了

中午时分,迎着雪,穿城骑行,雪景,清新而湿润的空气,除了一个爽字,别的什么都用不着多说,甚至心情都放松了下来,好了起来

路过景山,云遮住了好不容易努力穿越阴霾最后散发着微弱力气的太阳

北海大桥,支上车,拿出效力了N年的N80,捏了一张

北海

 

每天都会路过423,456的车站,但无论我如何努力,却怎么都唤回不起,到底是423还是456了

 

昨儿冲卷儿,发生了一件很神奇的事儿,估计我是琢磨不明白了

见过卷芯的人大多明白,上了卷儿之后会被盘在两个白色带有轨迹的盘间固定住,层与层之间有空隙,这样能确保药水可以浸泡到全部胶片

我确定我盘好了底片,因为我清晰地记得当时如上瘾般的感觉,还在想着,ILFORD真是舒服,太舒服了

可就在我转动搅拌的时候,声音的变化让我有了一丝怀疑,但已经没法打开显影罐

待定影清洗结束后打开罐子的瞬间,我呆住了

一卷底片竟好端端地盘在了上层白色盘片与把手之间的小段距离内

当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完,估摸着不会又是只有几张有影吧。。。”

待抖入滴入了洗涤灵的清水拉直展开盘旋的底片,居然36张一张不少~正美着呢,发现一问题

其中一段,其中一面,是乳白色的,而非透明的片基色

这什么情况。。。

就想不明白了,盘好好儿的,怎么飞上去了?你说要是散了飘在里头了,我都可以理解

而且幸亏液足,要不估计就能出现上一半儿有,下一半儿没有的2现象了

可这乳白是怎么回事儿呢

一边儿洗好了挂好了,一边儿准备下一卷儿的药水儿

就在这时候,要不说什么叫灵机一动,什么叫集中生智——没错,是集中,没急

就在搅定影液的时候想到了,兔儿然想到了

把卷儿拿下来,重新盘进去,盖上盖儿,倒入本来是为第二轮准备的定影,搅拌,等待,6分钟后,开盖儿,提出

啥也别说了,这就叫机灵,乳白消失,透明的底片出现了

就琢磨是盘一起了所以没有完全接触液体~

可实在不理解,朕就不明白了,怎么跑上去的呢,,,

 

听着艺术家深刻的黑白讲解,我就琢磨,我就继续琢磨那问题,怎么没一张是滞空的呢。。。

By Zhangxin

 

第一次自己堆雪人,挺费劲,但也挺乐儿

明看片






Copyright Clarit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hotography by LvHa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Author mainsite.

Any commercial usage, needs to contact author first

You are one of...

  • 4,371 eyes
September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