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he Old summer palace

22
Oct
11

9月两张,圆明园迷宫

Delta_

圆明园迷宫,只有一条正确的路可以进/出。不过有不少人会打破规则,翻到矮墙之上,抄捷径

Advertisements
31
Dec
10

31st, Dec, 2010

2010,发生的事情,谁也不能改变了,因为它就要过去了

2011,发生的事情,谁也不能来改变,因为它已经注定了

只是你不知道吧

漩涡

 

所以,就让该来的来,该去的去吧

所以,就让我们该哭的哭,该笑的笑好了

21
Dec
10

然后

当然,我不会忘了上,上这张BW的

在想到了彩卷在阳光下开盖曝了的大概率后

依然再次等了很久,直到有了个机会

西洋亭

回去的路上,快步走着

路过这里,我想起了小时候

与这个人擦肩而过,我却在当时极度相信

这就是去年我留下影像的那个姑娘

影子

在刚进来的路口

回身

还是留下一张BW

 

亭子,BW

原因很简单,要冲

然后,我赶紧去了祥升行

20
Dec
10

迷宫,冬

当回想在砖瓦砌上的棚子里,蒙上羽绒服的时候

想到了2件事

1、如果这时候有个姑娘,蒙在一起,亲一口,多美

2、我应该蹲下来,这样更可以减少地面反射的阳光,更好的保护胶卷,应该可以抢救再多一些的照片,至少最该保留的头两张相声的,不至于漏光了

其实知道哪条才是正确的

可其实忘了

我发现我拍不出脑海中的那张照片了

没关系

还有其它的

总有人喜欢做不一样的事,所以才有意思

站在迷宫的矮墙上

随意

不管怎么样,我要按动快门

层,层

在快步回去的路上

我先是看见了两个人

清静的路

然后,看见了一个人

其实也许不是但总觉得是的那个人

19
Dec
10

是这样的

天儿冷,风大,有点儿冻手

夏天的时候,有张只留下顶部,和天空的照片

而我始终想留下一张完整些的,另一个原因,当我听说了“圆明园”名字来历的“野史”,或叫民间传说后,更让我觉得有意思

我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没有权利,没有金钱,所以我不能把这地方包下来几个小时,只让我一个人在里面尽情地拍摄,只能像一个暗藏的猎人,静静等待

而这天寒地冻的冬季正是合适的时机,没那么多人吧

还有最后2张,于是我举起相机,测好光,算好补偿,半按住快门,锁定目标,站在那里,等着一个机会

等过了踩在迷宫上面,或翻来翻去的人

等过了亭子内踩在石栏上瞭望的人

等过了站在正中央拍照的人

等过了正常而迷惑的游走在迷宫中的人

等过了迷路的焦急,等过了发现的快乐,等过了成功穿越的跳跃

机会!就是这个机会,能让我留下这“野史”中皇家子弟淫乱之所的照片(纯野史,权当一乐儿)

这简直太让我兴奋了——你看,圆明园,建于清朝,清,是要避明朝的嫌的,而这么大个园子,怎么会有个“明”字呢?

野史说,“圆”,取圆房之意,“明”暗指汉女子。圆明园,本乃淫乱之所,尤其迷宫。清时,满人一般不与汉女子通婚,而皇家子弟在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时,又不满足于满女子,想与汉女子XXOO,又不想失了身份坏了老祖宗规矩,怎么办呢?那就建个园子,里头再设个迷宫,据说,汉女子打着灯笼在迷宫里转,行走,而八旗子弟逮,谁要能逮着一个,摁倒了就能干。

“摁倒了就能干”!

喀,轻巧安静的快门

迅速扳动过卷,喀,又一张

我知道,根据几次半张的经验,我知道,最后一张只能过一半并且如果想得到完整的图像,是不能按动的,否则它会重叠进前一张

扳动过卷,咦?怎么还能过一个整张?

再过,怪了嘿,今儿运气好啊,38张了

“我X!摁倒了就能干!”

嗯,总算是最后半张了

冻僵的右手终于可以从快门上释放,拇指按住底部的小按钮,慢慢转动卷片,回进胶卷盒内

刚带两下儿劲儿,忽然,劲儿泄了……

看着指示器……无论怎么转卷片装置,卷儿都没动静

而计数器已经回S了。。。按钮也没跳起啊,怪了

再过两下儿,再拍两张,再卷,依然没带上劲儿

瞬间闪过一念头。。。但一闪即过。。。

变成了另一个想法,难道后舱有问题了?

凛冽的寒风下带给每一个人暖意的明媚阳光,这会儿却变成了最危险的东西

小心拉开卷片装置,开仓一点点——当然,我知道这是会曝光的,不过有了11那次漂亮的漏光,反而有些刺激的感觉,谁知道会不会漏得更让我们神迷向往呢

盖上舱盖,再过,再拍,再卷。。。依然不带劲儿

我相信了,相信了刚才闪过的那个念头

没慌,反而有点儿刺激,因为我相信我知道我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怎么解决,只是,只是差点儿条件

在这灿烂的阳光下是没戏了,虽然这不是什么大师的作品也不是昂贵的胶卷,但毕竟头几张还是天津Workshop的余留,岂能报废

从站在迷宫的门口回身向四周望去,右侧,卖盒饭烤肠玉米的,一小屋带一个门几扇窗,一棚子带顶,旁边一间空屋子,却依然投射着明亮的光线

正面,水池,再往前,碎石、遗迹

左侧,夏天还在的好像是书法展还是什么展的屋子已经不见了,原来是可以活动的,而留下原来,在圆明园鼎盛时期是某件房屋的底座

迷宫的一侧,是围墙,和一扇没有开启的门,另一侧

WOW,有戏了,另一侧,是几间看似护园人住的房间,和厕所

按住后舱盖,快步走过去,看见了几只猫,一对抚摸着它们的情侣,一个穿着拖鞋粉色羽绒服的小姑娘

拖鞋!这就是最好的细节,她一定住在这附近,或直接的说,她就住这几间屋子里,我相信

我迷惘的眼神盯着她,并左顾右盼

“你在找什么呀?”,小女孩儿明显有些惶恐

“这猫能抱一下么?”情侣中的女孩问道

“可以”,小姑娘回答着,“这是家猫,可以抱”,说着,小姑娘抱起一只黑色的

“我在……”我有点儿犹豫,不知道怎么说——自从身边有了一位说话绕腾死人并且完全没有逻辑拐弯抹角的同事,天天接触,我居然有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人话了,每次在与他的谈话并失败后,总让我想起一句话,“你永远不能战胜一个纯傻逼,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跟他个水平,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因为我总发现,在和他辩论失败后的10分钟内,我必然能重新明白我说的是A,而他跟我说的是“阿尔法”——好了,说回来

“我在……”,我知道小时候,我总有让人觉得可爱的无以复加的微笑,而这一点在我长大后,只能将“可爱”用“2x”代替,但我还是想表示友好并亲近友善,于是不小心再次露出了我以为能表达它们的笑容并说着

“我在,找一间屋子”

妈的,这也就是在大白天,周围有着来往的游客,要不,一个我这形象的看似30有余的男子对着一个白嫩的幼女一脸“微笑”步步紧逼,说着“我在找一间屋子”,妈的,我真不知道当时怎么琢磨的,现在都能想出来自己什么德行样儿。。。

小姑娘眼睛明显闪过一丝惶恐,抱着猫走向了那对情侣——寻找保护去了我猜

没那么大功夫了,赶紧找屋子,顺着迷宫栅栏外侧,2间屋子锁着门——即使开着,也光线充足

好吧,我只好去厕所了,可进去才发现,原来那儿也是有窗户的,瓷砖儿也那么白——清洁工作搞得真好

嗯出来,再往前走,呃,这间屋子开着门,一个人在睡觉

轻敲了几下窗户,熟睡的人没有动静,回头,那小姑娘在墙角惊恐地望着我

妈的,这没戏了,就在快要失望的时候,带着最后一点儿希望,在屋子的尽头,墙凹进去的部分,我看见了

小屋

 

太帅了,顶棚,砖墙,铁门,里面很暗

往里看了一眼,没人,只有清扫的工具

前面有动静——再往前的棚子下,一位辛劳的清洁工蹲在那里

“劳驾,问您一下儿,旁边儿那屋子我能用一下么”

……迷惘的眼神

“哦,我相机坏了,胶卷断了,不能见光,我想去里边儿修一下”

“用吧用吧,去吧”

“好,谢您了”

快步走进去,关上铁门,很黑但,经验告诉我,要闭上眼睛

过了1分钟,慢慢睁开——OMG还是很亮的,至少不能用来开舱倒卷

Err,迅速脱下了羽绒服,罩在头上——闭上眼睛——睁开,好吧,很不错了——虽然地上从墙缝中透射的阳光依然反射着刺眼的光线

开舱,向卷盒轴摸去,果然,断了

再摸向卷轴,转了半圈,终于摸到了头儿,那感觉,不像是断了,不像是抻断了,倒像是焊接的部分断掉了,摸上去不那么平滑

一点点抻出胶卷,一半儿的时候,想到一问题——刚才太兴奋了,我忘了,我放哪儿啊?

另外一个卷儿,是Lucky的……你们也知道,国产的卷儿,连盒儿都那么省,半透明的乳白塑料,完全不隔光

这时候,你们知道我多怀念并生气自己没带上BN送给我的那精巧的金属胶卷盒啊

Cool~,我有个偶尔用来装超市买的东西,或者什么的,其实是用来装羽绒服的黑色袋子,我测试过,不防水,但这时候应该可以顶上一阵。。。

一只手端住相机,胶卷缩了回去,一只手摸开头上罩着的羽绒服兜儿,抽出袋子,放在眼前,看着地上的光,嗯,还好

于是……后面不用说了,抽出胶卷,放进袋子,穿好羽绒服,装进兜儿里

是的,这就是我几天前说的那个插曲,那个让我觉得,如果旅途中有些能解决的小困难会更加有趣的插曲

迷宫

 

后面,该是快步离开圆明园前留下的一些黑白了

我想,我还是不会色彩

所以,就这样吧

19
Dec
10

不会色彩

两年前,跟二老就着一件衣服打赌

我说是蓝,二老说是灰

好几年前,北京的红绿灯更新,眼瞅着新换得绿灯怎么那么蓝

看着9r王老师 的片儿,9r虽上片儿不多,每回却老能让我觉着赏心悦目,尤其Jeju和新马泰那几张,至今留下深刻印象;王老师虽颜色不浓郁却相当自然的还原,加上丰满扎实的composition,大师的底子

我对色彩,可能真是有点儿问题,其实对什么都是,其实就是我有点儿问题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风可以这么告诉你

湖边

 

站在岸边,看着它们前赴后继,忽然有种强烈的愿望,投入进去

 

投入漩涡,把我卷进去,把时间空间,把幸福悲伤,把快乐痛苦,把一切都搅碎,卷进去,陷下去

漩涡

 

插曲,就在这两张之后

你看,你是不是明白什么了

漏光

 

是的,漏光了

可为什么呢

你也许想象不到,之前两篇的片子,都是在户外“抢救”出来的

没错,卷儿,断了

 

18
Dec
10

空灵的荸荠

多少天没下雨了,连个点儿都没掉

去年11月1号,那大雪,可今年,都这会儿了,愣是没见着半片儿雪花

上礼拜开头儿,还零下11度呢,这几天愣是白天5、6度了,前几天早晨的阴云让我觉得,可能要飘雪了,可结果天就晴了。按说,冬天的太阳是让人喜欢的,可这会儿我怎么那么想看见一场雪呢

其实就算是下雪,也解不了地球之渴

干涸

天儿暗的快了也早了,4点还有夕阳,橙子一样的阳光,比灿烂的,更让人觉得温暖,可转眼,天就像被拉上了幕布

骑车回家的时候,感觉还真有点儿奇异,就像2009年,就像发的那张北海大桥上的照片

《编辑部》里,冬宝说,呢一腻

下面儿不知道怎么说了

好吧,人,即使有完全并绝对的主动权,也并不是总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

晴朗清新简单冷清残忍又有点儿腻的

Cross

在全都灰下来的环境里,显得那么扎眼

让我想起了鸡冠树或鸡冠花,没错,就是轻易可以取了你性命的那种

什么果实

自从前前些日子,了解有关老北京河道水道都是通着的事儿之后,我跟这儿站了很久

我就想一个问题,你说它应该也能通到颐和园吧原来

河道

从这里看到了风在冬天留下的痕迹

都说,流动的水是不会冻住的,可这是真实的

而后来我才知道,这才刚刚开始

没准儿留不住只是因为温度不够吧,就像我说,“只是时间不够”

什么都没有了,却有点儿像相依

就是想留下这么一张

荸荠,让我觉着倍儿空灵




Copyright Clarit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hotography by LvHa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Author mainsite.

Any commercial usage, needs to contact author first

You are one of...

  • 4,371 eyes
September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