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singhua

26
May
12

杨Sir

跟杨Sir再度会面之地

6年了

IMG00034_CR_

(c) Copyright

不过还是没明白,why in peking but not tsinghua university

06
Nov
11

认识浩爷的八哥,和第一滴血

路过的时候,看见了一只猫,才掏出相机,装上胶卷

这动作吓着了它,噌,一下儿窜上了院墙头儿

我放慢了动作,它也停住了,看着我

我也看着它

过了会儿,它发现我一动不动,估计它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了

然后开始左顾右盼

我举起相机,它嗖地把头转过来,盯着我

我放下相机,盯着它

过了会儿,它又转向别处

我再举起相机,它又把头转了过来

我开始对焦,就透着小窗看着它

直到它再次望向别处

我按下快门,新的声响,让它再次警觉

如此反复,直到它习惯了上半身两条胳膊的动作和快门的声音,无论怎样都不再看我,再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了

我就那么举着相机,盯着它

一个人从我身边走过,它的目光跟着她,绕过我,送走她

我就戳在那儿,一动不动,我想看看我们到底谁先走

以至于爸爸、姑姑边走边聊,走过我身边,完全没感觉,后来,我说,我就在你们旁边

它打了会子愣神儿,我们各自走开了

Film

 

八哥认识我了,每次去,都会叫我

大大说,喂点儿羊肉,以后我说什么它学什么

后来我想想,算了,别把八哥口儿也带糠了

 Film

 

本来笼子里有两只,后来,飞走了一只

一个在树上,叫了一阵,一个在笼里回应了一阵

最后,分飞了

一只享受着自由,一只享受着美食

我不知道是自由的那只更开心,还是吃着美食的更欢是

或者因为没有了彼此,都不开心

不会,否则那只就不会飞走了,或不会飞远才是

 

Film

 

电线杆子和墙上的钉子之间挂了根儿绳儿,晾着鱼

我拍了三,哦,四张,有三张看起来挺好,亮亮的灰色,小气氛,小生活

可不知怎么着,就那么一张,说不出的感觉

有时候,细节成就美好,有时候,细节却定会破坏美好

 

Film

 

那天我有点儿失控

可我还是控制住了镜头

只留下了一张,第一滴血

 

1125055481929556089

 

这两天那句莫名其妙的话老跟脑子里打转儿,怎么都出不去

“一切美好或完美无暇的东西回头看去,都是丑陋并不堪一击的。如果没有,那只是时间还不够”

19
Oct
11

这里 – 主楼

这儿,曾是我最辛苦奋斗过的地方

这儿,曾是我怀揣兴奋与激情的地方

这儿,曾差点儿成就了我想破未破那个处女的梦想

看上去,这儿,是多少人羡慕的地方

Film

 

这儿,是BN理想启程的地方

这儿,是BN曾为之,或有关,奋斗过的地方

这儿,是BN痛苦过的地方

却也是BN变得深沉的地方

这儿,即将成为BN攀登路上的垫脚石

Film

 

楠爷

出发,无所谓先后; 登顶,无所谓高低; 探寻,无所谓昼夜

看您的了

16
Oct
11

再清华

再赴清华,跟楠爷聊了聊,虽然没给楠爷出上什么主意,但我觉得,可能就这么聊聊,挺好了

昨儿的云不错,就像今儿的也不错,可每个人抬头看到的都是什么,又图一什么呢



 

 


虽然球没怎么打成,但跟小白聊几句,放松,随意

我总很喜欢那环境

 

很高兴,能和你走下去,应该是,在前方的路上,依然有你

虽然总觉得一开始甚至有些躲闪和尴尬,刻意的

那之前,我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了

第二次冲Delta 400,第一次很失败,那次那张照片出来的晚上,大剧院,划伤了你的底片,满是尘迹

这次好得多,这就是说,痛苦,成长

如果这是必经之路,如果那其实将是必然的结局

那么谁也无法选择

人无法选择的东西,叫做命

我们还是顺着自然的状态,继续吧

28
Apr
11

3in2 – 2 – Digital

“Weekend” 已经持续了10几周了,上周算是活动最多的,也是片子最多的”Weekend”了吧
虽然当初当个想法提出后寥寥有人响应了几句后就再无音讯,但我还是独自的坚持且坚持着,我喜欢这劲儿

 

清华百年校庆就是其中之一,其实大舞台的那张昨天已经发了,那么就把其余的也发上来吧 – Digital

主楼与喷泉

 

舞台后架

 

观众位

 

校史馆

 

一棵树

 

足球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本来稍有些喜欢数码的颜色,而看过出来的底片,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喜爱

 

哥,玩儿灯的那几张,就放那儿吧,这儿不发了

27
Apr
11

影子哲学

上周末,托楠爷洪福,在Tsinghua百年——百年校庆之际,有幸受邀拍摄庆典校园情况,虽如前所述,胶片机刚开始就出了问题,但小DC还是留下了些

Stage

 

楠爷出了几张好片,我们也溜溜遛了4个多小时并与楠爷荣幸共进校庆晚宴

 

回家,喝了点儿酒,写下:

 

我一直试图寻找一双老人,他/她们也许是同一届(年),也许相差单依然相识些年

携手并肩,走到如今

但最终我没有找到,或说没有找到或说根本没有去找,没有勇气寻找

 

这错字连篇甚至不通顺的短短几句,却似又把我带到了一部时光机器前

有关Tsinghua百年校庆,就到这儿

 

一张

影子哲学

 

那卷REALA救回来了




Copyright Clarit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hotography by LvHa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Author mainsite.

Any commercial usage, needs to contact author first

You are one of...

  • 4,369 eyes
July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